“我想通瞭,這樣活著不是個事兒。你這麼個大醫生,能不能讓我不要痛,讓我不要痛,困著困著就這樣走瞭,好不好?”說這話的是我叔叔,得胃癌。手術後,一直痛,沒日沒夜地痛,痛到抽筋,痛到發癲。

這是我見過的最最痛楚的病人。醫學有時很靠不牢,也會有山窮水盡的時候。鎮痛劑上去,過一段時間鎮痛劑就失去瞭效果。叔叔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充滿瞭恐懼絕望。

如果活在無底洞一樣的疼痛中,那就是人間煉獄,選擇這樣的走不失是一種上策。我對叔叔說:“試試看,不曉得做不做得到。”這也是我唯一能為叔叔做的事瞭。我和他的主管醫師商量後,每天根據他的情況調整藥物量,用到剛好讓他不痛,處於睡眠狀態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,他的疼痛感明顯減輕。精神也好起來,能吃,能平靜地交談,後來叔叔就是在睡眠中安靜地走的。

那天陽光透過窗戶,直射到他身上,我和堂弟妹一直站在他床邊,看著心電圖監護儀上的曲線拉直。他臉上沒有痛楚,就像睡著一樣,漸漸走遠,走遠,不再醒來。

後來在網上我看到昆明第三醫院有個“關懷科”,1996年6月就成立瞭,做的事情就和我這次為叔叔做的差不多。在臨終前幾個星期或是幾個月這段時間內減輕病人的癥狀,延緩疾病發展的醫療護理,這樣的治療又被稱為姑息治療。

臨終關懷是國際醫學界最近二三十年來興起的一門邊緣性交叉學科,臨終關懷不同於安樂死,既不加快也不延遲病人死亡,與以治愈為目的的醫療有很大區別。關懷科的醫生更註重病人及傢屬的感受,以提高臨終病人的生活質量為目的。其實這樣的觀念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。這樣的做法更為人性,與善終也更為接近。

據說上海市正在致力於2015年實現臨終關懷舒緩病區全覆蓋,如果真能實現,我想這是件功德無量的事情。



常常會想起一個同事,是一個至死都想活的人。他是醫學博士,讀瞭很多年的書,事業剛剛起步,孩子3歲,走那年33歲。

從發病到死亡隻有10個月。初時隻是痰裡有一點點血絲,結果查出來已經是肺癌晚期,全身轉移,不能手術。

有天,醫院裡開課題研討會,此時他走路都踉踉蹌蹌的,但不管同事怎麼勸阻,他堅持來參加會議。會上,他氣喘籲籲地闡述自己對課題的設計和對學科建設的想法。氣接不上,停停說說,在場的同事都聽得很難過。

咽氣前我們去重癥監護室看他。他是個相信醫學的人,他以為醫學一定能夠救他,他最後的話是:“給我化療……我要化療!”走時,口眼不閉。

雖說現代醫學有很多手段可以延長生命,推遲死亡的到來,但是實際並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治愈,甚至很多疾病都無醫無藥。有的人得瞭病後,滿世界地找醫生、找藥。一個個醫生試過去,一種種藥吃過去,最後帶著遺憾和無助離開世界。

看到這樣的病人,有時,我很想對他說,東奔西跑地看醫生。消耗的是生命、親情,有時可能還會是經濟上的重負,不如好好地珍惜最後的時光。但是這個話和病人是很難說的。誰願意等死呢?



在我行醫的20多年裡,隻見過一個人能夠平靜地接受死亡。他是我老鄉,參加過抗美援朝。打過上甘嶺保衛戰,立過功。後來被劃為右派,坐過牢,做過農民。

他得的是直腸癌。手術一年後復發,癌癥擴散。不能進食後,他選擇停止所有治療,出院回到老傢。他說,這樣活著,沒有意思,還不如回老傢,有親戚、鄰居可以聊天,空氣好,坐在傢門口還可以看風景。



一顆向暖的心

Innisfree 火山泥毛孔慕絲面膜 100mlbanila co.隔離打底亮澤精華乳 30ml日本 COSMOS 耳扒
睫老闆 棉梗 純手工假睫毛 公主交叉/舞台/自然/自然交叉/尖尾 (單副)It’s skin 維納斯美胴柔白變身棒 身體淨白精華液 75mLYET(YES! ENJOY TIME) 不可能的任務性感咬唇筆 1.7g
3CE 明眸臥蠶亮眼棒 2mL韓之草 草本美學呵護組 送草本泥120mLETUDE HOUSE 面面俱到~鶴厲害修眉刀
創作者介紹

nb9r5b1b7的部落格

nb9r5b1b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