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特價品】你的孤獨 雖敗猶榮+不畏將來不念過去+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全3冊_.超殺特價區. - 購物網口碑好物狂銷 - 九谷燒USB隨身碟 鳥獸戲畫-兔好用嗎 - LSY 林三益 X 柳燕 潔淨煥顏(蔚藍限定款)
賣家強檔 - Holika Holika 棉花糖毛孔隱形基底霜 25ml限時限量 - 周董的店韓版限定商品《大寬鬆緊休閒麻料褲》 黑 (現貨+預購)EQMUMBABY 產後收腹帶束腹帶(全系列三個尺碼) - 好禮必備

蒲英和蘭英兩個姐妹,生活在粵北貧窮的山區,連南少數民族,她們的生活極其貧苦,日子過得如同在烈火上燒一般痛苦。

在這樣一個貧困的地方,將會上演一個怎樣的故事?

蒲英三歲喪父,四歲母親帶她改嫁俞傢,五歲生下一個妹妹,七歲母親去世,八歲繼父娶瞭繼母,生下兩個弟弟,一個妹妹。所以蒲英算是父母“雙全”,兩個弟弟兩個妹妹。自從母親去世,傢裡所有的活計都歸她幹,有瞭繼母,日子過得更是痛苦,挨打,挨罵。

天還隻有一些蒙蒙亮,蒲英就陡然從一個噩夢中驚醒瞭。翻身坐起來,她來不及去回憶夢中的境況,慌忙地看向窗外,天還是黑的,雞鳴已經叫瞭,天!蒲英又起晚瞭,還有那麼多事要做呢!她慌忙下瞭床,光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,一陣寒意從腳底向上沖,忍不住就連打瞭幾個寒戰。摸黑穿著衣裳,她悄悄的,輕手輕腳的,別吵醒瞭同床的妹妹,別吵醒瞭隔房的媽媽爸爸,別吵醒瞭那未滿周歲的小弟弟……穿好瞭衣服,手腳已經凍得冰冰冷。天,冬天什麼時候才會過去呢?望望窗外,淅瀝的雨聲依舊沒有停。天,這綿綿細雨又要下到哪一天才為止?回過頭來,她下意識的看看同床的大妹,那孩子正熟睡著,大概是被太薄瞭,她不勝寒瑟的蜷著身子,蒲英俯下身去,輕輕的把自己的棉被加在她的身上。就這樣一個小小的驚動,那孩子已經驚覺似的翻瞭個身,囈語般的叫瞭一聲:

“姐姐!”“噓!”她低語,用手指輕按在大妹的唇上,撫慰的說:“睡吧,蘭英,還早呢!到該起床的時候我會來叫你!睡吧!好好睡。”蘭英翻瞭個身,輕輕從床上坐起來,嘴裡喃喃的說:“我要起來幫你。”

蒲英心中一陣怛惻,才十歲呢!十歲隻是個小小孩,小小孩的世界裡不該有負擔,小小孩的世界裡隻有璀璨的星光和五彩繽紛的花束……童年是人生最美麗的時光!

“不,你在睡吧,到時候我叫你!”蒲英溫柔的說。

仔細看,蒲英這才發現蘭英面頰上有著瘀紫的青痕,她沒有問,她知道這是後娘打的,隻是用手撫摸著蘭英的傷痕,於是,蘭英淚汪汪的把面頰埋進她的懷裡,抽泣著低喚:“姐姐!姐姐!”一時間,她摟緊瞭妹妹的頭,隻是想哭。可是,她不敢哭,也不能哭。就這樣,已經惹惱瞭母親,原來她一直在窗口望著她們!“唿啦”一聲,她拉開窗子,一聲怒吼:

“你們在裝死呀?你們?蒲英!你搗什麼鬼?一天到晚扮演被晚娘虐待的角色,現在還要來教壞妹妹!難道我對不起你瞭嗎!你就會裝神弄鬼瞭……”

小蘭英嚇得在蒲英懷裡發抖,掙紮著從她懷中抬起頭來,她發青的小臉上擠出瞭笑容:

“媽,姐姐隻是抱著我玩!”她笑著說,那麼小,已經精於撒謊和掩飾瞭。“玩!”母親的火氣更大瞭。“你們姐妹倆倒有時間玩!我一天從早忙到晚,給你們做下女,做老媽子,侍候你們這些少爺小姐!你們命好,你們命大,生來的小姐命!我呢?是生來的奴才命……玩!你們成天在院子裡玩!我呢?燒飯、洗衣、擦桌子、掃地、抱孩子……我怎麼這樣倒黴!什麼人不好嫁,要嫁到你們俞傢來,我是前八百輩子欠下的債,這輩子來還的嗎?要還到什麼時候為止?真應該把你賣掉……”母親的“抱怨”,是一打開話匣子就不會停的,像一卷可以輪放的錄音機,周而復始,周而復始,永遠放不完。蒲英隻好拋開瞭蘭英,趕快逃進廚房裡,去淘米煮飯,而身後,母親那尖銳的嗓子,還一直在響著,昨天整晚,似乎這嗓音就沒有停過。可憐的小蘭英!可伶的小蘭英!她出世才兩歲就失去瞭生母,難怪她常仰著小臉問她:

“姐姐,我們親生的媽媽是什麼樣子?”

“她是個非常美麗非常溫柔的女人。”蒲英會回答。

“我知道,”蘭英不住的點頭。“你就像她!姐姐,你也是最美麗最溫柔的女人!”她怔瞭。每聽到蘭英這樣說,她就怔瞭。是的,自己長得像母親。可是,在記憶中,母親是那樣細致,那樣溫存,那樣體貼!自己怎麼能取母親的地位而代之!怎能照顧好弟弟妹妹?輕嘆瞭一聲,蒲英驚覺瞭過來,不能再想心事瞭,不能再發呆瞭,今天已經起得太晚,如果工作做不完,又要挨打瞭。

走進瞭廚房,第一步工作是淘米煮稀飯,把飯鍋放在小火上煨著。乘煮飯的時間,她再趕快去拿瞭臟衣服的籃子,坐到後院的水喉下搓洗著。一傢七口,每天竟會換下這麼多的臟衣服,她拚命搓,拚命洗,要快!要快!過一會兒弟弟妹妹醒瞭,她還要幫他們穿衣服?肥皂泡在盆子裡膨脹,在盆子裡擠壓,在盆子裡破裂,冰冷的水刺痛瞭她的皮膚。後院的水龍頭雖在墻邊,那窄窄的屋簷仍然擋不住風雨,雨水飄瞭過來,打濕瞭她的頭發,也打濕瞭她的面頰……她望著那盆臟衣服,手在機械化的搓揉,腦子裡卻像萬馬奔騰的想著。“生命是喜悅,生命是愛,生命是光明,生命是希望…”,可是為什麼我們的生命會這樣痛苦?她搓著那些衣服,用力的搓,死命的搓,手在冷水中浸久瞭,不再覺得冷,隻是熱辣辣的刺痛。屋簷上有一滴雨珠,滑落下來,跌進她的衣領裡。同時,兩滴淚珠也正輕悄的跌落進洗衣盆裡。

“俞蒲英,你必須相信,不論你的出生多麼苦,不論你的環境多麼惡劣,生命一定是有意義的!你必須要做好你的事情!”蒲英的聲音激動,眼光熱烈,滿臉都綻放著光彩:“我才十五歲,我的生命才開始萌芽,將來,它會開花,會結果,那時,我就會發現生命的價值!”她又開始惆悵起來,“是嗎?是嗎?將來有一天,她會遠離這些苦難,她會發現生命的價值,而慶幸自己活著!會嗎?會嗎?”她挺直瞭背脊,看著那些肥皂泡泡,一時間,她覺得那些白色的泡沫好美,好迷人,那樣輕飄飄的蕩漾在水面上,反射著一些彩色的光華。她不自禁的用手撈著那些泡泡,水泡浮在她的掌心中,她出神的看著它們,凝視著它們在她的手心裡一個個的破滅、消失。生命不是肥皂泡,生命是實在的,美好的,她才起步,有一大段的人生等著她去走,去體驗,去享受……。她陷進一份美妙的憧憬中瞭。

“蒲英!”一聲厲聲的吼叫,吼走瞭她所有的夢和幻想,她驚跳起來,撲鼻的焦味告訴她,她已經闖瞭禍瞭。她沖進廚房裡,母親正站在那兒,蓬著頭發,鐵青著臉,懷裡抱著未滿周歲的小弟弟。母親的眼睛瞪得像銅鈴,聲音尖厲得像兩支互挫的鋼鋸。“你看你做的好事!”她大叫著:“一大鍋飯呢!你在幹些什麼?”蒲英沖到爐邊,本能的就抓住鍋柄,把那鍋已燒焦的稀飯搶救下來。她忘瞭那鍋柄早已斷瞭,頓時間,一陣燒灼的痛楚尖銳的刺進瞭她的手指,她輕呼瞭一聲,慌忙把鍋摔下來,於是,鍋傾跌瞭,半鍋燒焦的稀飯撲進火爐裡,引發出一陣“嗤”的響聲,火滅瞭,稀飯溢得滿爐臺,滿地都是。

“你故意的!”母親尖叫,沖過來,她一把抓住瞭她的耳朵,開始死命的拉扯。“你故意的!你這個死丫頭!你這個壞良心的死人!你故意的!”

“不是,媽,不是!”她叫著,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,她的腦袋被拉扯得歪瞭過去。“對不起,媽,對不起,我沒註意,不是故意的……”“還說不是故意的!你找死!”母親揚起手來,順手就揮來一記耳光,蒲英一個踉蹌,直沖到爐臺邊,那鍋稀飯再一次傾跌過去,整鍋都傾倒瞭。

母親手裡的小弟弟被驚嚇瞭,開始嚎哭起來,全傢都驚動瞭,弟妹們一個個鉆進廚房,父親的臉也出現瞭。

“怎麼回事?”父親沉著聲音問,因為沒睡夠而發著火。“一大清早就這樣驚天動地的幹什麼?”

“你瞧瞧!你瞧瞧!”母親指著那鍋稀飯,氣得渾身發抖:“這是你的寶貝女兒做的!她燒焦瞭飯,還故意把它潑掉!看看你的寶貝女兒!你做工給她吃喝住,她是怎樣來報答你!你看看!你看看!”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”蒲英噙著滿眼睛的淚,勉強的解釋。“絕不是故意的!”她開始抽泣。

“哭什麼哭?”父親惱怒的叫:“一清早,你要觸我的黴頭是不是?你在幹些什麼?為什麼燒不好一鍋飯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在洗衣服……”碧菡用袖子擦著眼淚,不能哭,不能哭,父親最忌諱早上有人哭,他說這樣一天都會倒黴。不能哭,不能哭……可是,眼淚怎麼那麼多呢?

“洗衣服?!”母親三步兩步的走進後院裡,頓時又是一陣哇哇大叫:“天哪,她要敗傢呢!衣服一件也沒洗好,她倒掉瞭整包的肥皂粉!……”完瞭!準是那些肥皂泡泡害人,她一定不知不覺的用瞭過多的肥皂粉。母親折回到廚房裡來,臉色更青瞭,眼睛瞪得更大瞭,她直逼向她。“你在洗衣服?”她壓低聲音,一個字一個字的問:“你在洗什麼衣服?”舉起手來,她又來擰她的耳朵,蒲英本能的往旁邊一閃,母親沒抓住她,卻正好一腳踩在地上的稀飯裡,稀飯粘而滑,她手裡又抱著個孩子,一時站不牢,就連人帶孩子跌瞭下去。一陣砰砰碰碰的巨響,碗櫥帶翻瞭,碗盤砸碎瞭,孩子驚天動地的大哭起來。

蒲英的臉色嚇得雪白,她慌忙扶起瞭母親,抱起地上的小弟弟。父親三腳兩步的搶瞭過來,一把抱走瞭孩子,母親站直身子,呼天搶地般的哭叫瞭起來。

“她推我!她故意推我!她這個婊子養的小雜種!她想要害死我們母子呢!哎唷,我不要活瞭!我不要活瞭!她推我!她連我都敢推瞭!哎唷……”

蒲英睜大瞭眼睛,聲音發著抖:

“我沒有……我沒有……”她囁嚅著,喘息著:“我真的沒有……”父親把小弟弟放在床上,那孩子並沒受傷,卻因驚嚇而大哭不停。父親大跨步的走瞭過來,在蒲英還沒弄清楚他要幹什麼之前,她已經挨瞭一下重重的耳光,這一下重擊使她耳中嗡嗡作響,腦子裡頓時混沌一片。她想呼叫,卻叫不出來,因為第二下,第三下,第四下……無數的打擊已雨點般落在她的頭上、臉上,和身上。她頭昏目眩,失去瞭所有思考的能力,隻感到撕裂般的疼痛,疼痛,疼痛……然後,她聽到一聲淒慘的呼叫:“爸爸!請你不要打姐姐!請你不要打姐姐!”

是蘭英!那孩子沖瞭過來,哭著用手緊抱住蒲英,用她小小的身子,緊遮在蒲英的前面,哭泣著喊:

“不要再打瞭!不要再打瞭!不要再打瞭!”

父親的手軟瞭,打不下去瞭,他廢然的垂下手來,望著這對幼年喪母的異父姐妹。跺瞭一下腳,他重重的嘆瞭一口氣:“孽債!”他說:“真是孽債!”

蘭英瘦小的身子顫抖著,她那枯瘦的手腕仍然然緊攀在蒲英的身上。父親再跺瞭一下腳鋪,厲聲喝道:

“蒲英!你把那些衣服洗完!再去把小弟的尿佈洗瞭!而且,罰你今天一天不許吃飯!”

父親掉頭走開瞭。蒲英退到院子裡,坐下來,她又開始洗那些衣服。蘭英跟瞭過來,搬瞭一個小板凳,她坐在姐姐的身邊。

“姐,我來幫你!”說著便擼起袖子。“不!不要!要不母親又要打你瞭,快去準備準備一會兒吃飯吧!”蘭英搖搖頭,“快去,不要讓姐姐生氣!”蒲英說著要推她去。

蘭英輕輕攥住蒲英的手腕,“姐,我是爸爸的親生女兒,媽不敢把我怎麼樣,可是你就不同瞭。姐姐,你還是快逃吧!否則…”蘭英的淚水簌簌落下,一臉的淒苦,一臉的迷茫。

蒲英一臉的孤苦和無助,無奈的搖搖頭,“你不懂。這是我的傢,是我從小生長的地方,它雖然不是最好的傢,但對我而言,也是一個庇護所,我離開它,又能到什麼地方去呢?況且外面的世界又會怎樣呢?”

蘭英激動的說:“可是你如果不跑,他們很可能就把你賣瞭!”

“這就是命把吧!”蘭英還要說什麼,卻被蒲英攔住瞭,“快去吃飯吧!”

蘭英去吃飯瞭,蒲英還在使緊的搓著,她知道被賣掉是什麼,也就是被賣到外地給人傢做生孩子的工具。母親說過很多次,每次都鑒於蘭英對爸爸的死纏爛磨,才逃過一劫。

日子就這樣慢慢的熬著,轉眼又是兩年過去瞭。

這天後媽打完麻將才跨進院子,就和一個奔跑著的小女兒撞瞭個滿懷,那孩子隻在她身上一扶,就在她的白大衣上留下瞭兩個小手印。後媽慌忙讓向一邊,這才發現另有個小女孩在追著前面那個,兩個孩子滿院奔跑,叫著,嚷著,隻一會兒,前面的就被後面的追上瞭,兩人開始糾纏在一塊兒,你抓我的頭發,我扯你的衣服,滾倒在滿院的積水中,扭打成瞭一團。頓時怒氣攻心,狂奔瞭過來,不由分說的對著地上的孩子一陣亂踢,一面揚著聲音嚷:“蒲英!蒲英!你在做什麼鬼?叫你給她們洗澡!你又死到哪裡去瞭?”蒲英出現瞭,她總算出現瞭,急急的從屋裡奔出來,她一面跑一面解釋:“水還沒有燒熱,我正在洗菜……”

蒲英一件單薄的襯衫,一條短短的裙子,在這樣寒冷的天氣裡,她甚至連件毛衣都沒有穿!她的鼻子凍得紅紅的,面頰上有著明顯的青紫色的傷痕,她的手在滴著水,手裡還握著一把菜葉子。後媽三步並兩步走上前,“啪!”一聲清脆的耳光,打在她的臉上,頓時一片火紅。

揪起她的耳朵,破口大罵,“你這小婊子,生來的討債鬼,你媽那臭婊子生你個小犢子……”聽到這樣的話,不止是刺耳,簡直是刺心,她含著淚,五臟六腑都絞扭成瞭一團,絞得她渾身抽搐而疼痛,絞得她滿頭的冷汗。但是,她不敢說什麼,她隻能默默的忍受著,她恨極瞭,她就用牙齒猛咬自己的嘴唇,咬得嘴唇流血。可是,流血也無補於事。

夏天裡的第二件黴運,是母親又懷孕瞭。母親一發現懷孕之後,就開始罵天罵地罵祖宗罵神靈,罵丈夫罵命運罵未出世的“討債鬼”,不管她怎麼罵,蒲英應該是負不瞭責任的。但,她卻嚴重的受到瞭池魚之災,母親除瞭罵人之外,對所有的傢務,開始全面性的罷工,於是,從買菜、燒飯、洗衣、打掃,以至於抱孩子、換尿佈、給弟妹們洗澡,全成瞭碧菡一個人的工作。這年的夏天特別熱,動一動就滿身大汗,每日工作下來,碧菡就覺得全身的筋骨都像折斷瞭般的疼痛,躺在床上,她每晚都像死去般的脫力。可是,第二天一清早,她又必須振作起來,開始一天新的工作。

這年夏天的第三件噩運,是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已一日不如一日,她不敢說,不敢告訴任何人。但,夜裡,她常被腹內絞扭撕扯般的疼痛所痛醒,咬著牙,她強忍著那分痛楚,一直忍到冷汗濕透瞭枕頭。有幾次,她痛得渾身抖顫,而把蘭英驚醒。蒲英用手撫摸著她,摸到她那被冷汗所濡濕的頭發和抽搐成一團的身子時,那孩子就嚇得發抖瞭。她顫巍巍的問:“姐姐,你怎麼瞭?”蒲英會強抑著疼痛,故作輕松的說:“哦,沒什麼,我剛剛做瞭一個噩夢。”

蘭英畢竟隻是個孩子,她用手安慰的拍瞭拍姐姐,就翻個身子,又朦朦朧朧的睡去瞭。蒲英繼續和她的疼痛掙紮,往往一直掙紮到天亮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nb9r5b1b7的部落格

nb9r5b1b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